泉州晚字报·泉州网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本报讯 (记者吴拏云 通讯员郑冰芳文/图)明年,泉州洛阳桥即将迎来它建成960周年的日子。这座宋代大石桥是我国现存年代最早的跨海梁式石桥,也是古代中国桥梁建筑的杰作之一,名闻天下。宋嘉祐四年(1059年),正是因为泉州太守蔡襄到任后,积极推动建桥进程,才使洛阳桥顺利落成。而从那一刻起,蔡襄的名字也就“与此桥不朽矣”。近日,仙游县蔡襄文化研究院院长蔡洪添来泉考察蔡襄遗迹时表示,如果要概括地评述蔡襄的历史功绩的话,可以用“一条桥(有跨度)、二部书(有厚度)、三品官(有气度)、四大家(有高度)”来提炼。“一条桥”,即蔡襄在泉州参与并主持过洛阳桥的建造;“二部书”指蔡襄撰写了《茶录》和《荔枝谱》;“三品官”是蔡襄为官时的最阶,他为政以德,是北宋著名家;“四大家”指蔡襄书法浑厚端庄,位列“宋四家”。

  现代网络人常爱把“做个安静的美男子”挂在嘴边,殊不知远在北宋的蔡襄才是地道的“安静美男子”。为何这般说?原因有二。第一,据道光本《晋江县志·卷之十二·古迹志》所载,蔡襄在出知泉州时,曾在当时的泉州州治内建“安静堂”,后来他就是在“安静堂”内写出《荔枝谱》的;第二,蔡襄有着一把让人羡慕、眼红的大胡子。大胡子在当时可是成年美男子的“标配”,蔡襄的胡子不仅浓密漂亮,而且修长有型,连宋仁都对他有“卿髯甚美”的好评(见宋人蔡絛[tāo]《铁围山丛谈》一书)。这把胡子让蔡襄看上去须眉、容貌甚伟。遥想当年蔡襄端坐在“安静堂”里撰写《荔枝谱》(古称《荔支谱》),可不就是位“安静的美男子”!

  蔡襄不但忠于职守,勤政为民,而且敏于时局。仙游蔡襄文化研究院顾问陈德铸表示,蔡襄胸怀天下,关注国防。在朝为官时,蔡襄见西夏与辽队屡次犯边,宋军无力抗击,他便先后上了二十余疏,指出大臣捍边无方的,疾呼君臣“大有为”,奋起拒敌。他在《乞大为边备之要》疏中提出军政,边郡委任精明官员、选拔部将,提高军队战斗力的主张。面对宋廷,横征暴敛的情况,他毫不顾虑个人安危,直言忠告宋仁:“自古剥下无厌而民不乱,诛财无已而国不危者,未之有也!”指出唯有择官任贤,吏治,方能长治久安。

  蔡襄与泉州渊源颇深,其母卢氏为惠安县德普里(今泉港区后龙乡)圭峰村人,他小时候曾在娘家附近的伏虎岩(俗称虎岩寺)读书。至和三年(1056年)和嘉祐三年(1058年),蔡襄曾两度出知泉州。任上,蔡襄劝学兴善,传贴医治蛊毒的药方,教育遵法,改变,监督,深得。这期间,他还曾游览南安丰州九日山,并于奉先院东壁题诗,迄今九日山西峰东麓亦有摩崖石刻他的到访。

  蔡襄对于泉州最大的功绩自然是促成洛阳桥的竣工,已故泉州文史学者陈泗东曾为洛阳桥赋诗一首:“唐水怅落洋,海天遥忆荔枝香。行人恰似南归燕,一到名桥是故乡。”蔡襄生前曾写过《荔枝谱》,毫无疑问,陈泗东作此诗亦有缅怀蔡襄之意。而蔡襄在担任福建转运使时,倡植福州至泉州再至漳州的700里驿道松。据梁克家《三山志》记载,当年泉州百姓对蔡襄广植道边松(即榕树)的感念至深,由是歌曰:“夹道松,夹道松,问谁栽之?我蔡公。行人六月不知暑,千古摇清风。”千古摇清风,不也正是对蔡襄,最恰如其分的评价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