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谈晋朝对云南控制力强于元朝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晋王朝经略云南之前,云南已经经历了两汉、蜀汉三朝的经营。到西晋泰始六年(公元270年)八月,分益州的建宁、云南、兴古交州的永昌共四郡改设宁州,南中从益州出成为一个行政区划,太康三年(282年),宁州并入益州,改设南夷校尉;太安二年(303年),复置宁州。这是中原王朝对于云南的经略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,可以说当代云南省的建制,都是由此继承而来。

  晋对云南的攻略,必须要从李毅说起(此人名字很有意思)。李毅是晋灭吴时大将王濬的,灭吴之后,被司马炎任命为犍为太守,转任使持节、南夷校尉。

  公元302年(太安元年),建宁人毛诜、李叡与朱提人李猛纠集百姓太守杜俊、雍约,起兵,叛军有数万人。李毅出兵平定叛乱,将毛诜斩杀;又认为李猛不是投降,将其诱杀。李叡逃奔五茶夷,五茶夷也跟随作乱。同年,李毅应益州刺史罗尚求援,派五千军队前往助罗尚在益州作乱的李特。十一月,朝廷重新设置宁州,任命李毅为宁州刺史,加号龙骧将军,封爵成都县侯。

  随后宁州爆发了大规模的夷人叛乱,又连续数年灾荒,流行传染病,死了十万人。夷人强盛,宁州军队屡次失败。百姓很多都到交州,夷人趁机包围了州治。李毅同志困守穷城,援兵不至,最后在城内凄凉去世。

  这时候正值八王之乱,五胡乱华渐渐开始,连益州都被氐人李家给夺了下来,看起来宁州也保不住了。然而李毅同志的女儿李秀却是一位女中豪杰,李毅死后,宁州官员认为李秀精明通达,有其父风范,于是推举她管理宁州事务。李秀受任后,励战士,日穿甲胄,身先士卒,多次击败叛军,使宁州转危为安。

  李秀镇守益州三年,由李钊、王逊先后接替。王逊可是一个猛人,当年他从京师去宁州,上和乱军、叛兵一打一边走,过了一年才杀到:

  时宁州外逼于成,内有夷寇,城邑丘墟。逊恶衣菜食,招集离散,劳徕不倦,数年之间,州境复安。诛豪右不奉法者十馀家;以五苓夷昔为乱首,击灭之,内外震服。

  又诛豪右不奉者数十家。征伐诸夷,俘馘千计,获马及牛羊数万余,于是莫不振服,威行宁土……逊以地势形便,上分牂柯为平夷郡,分朱提为南广郡,分建宁为夜郎郡,分永昌为梁水郡,又改益州郡为晋宁郡,事皆施行。

  也就是说,王逊同志到了宁州,马上把云南的夷狄和豪强治理得服服帖帖,并进一步细分了宁州的郡县,这时候,宁州的郡县化程度越来越高,中央控制力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先是,越巂太守李钊为李雄所执,自蜀逃归,逊复以钊为越巂太守。李雄遣李骧、任回攻钊,钊自南秦与汉嘉太守王载共距之,战于温水,钊败绩,载遂以二郡附雄。后骧等又渡泸水寇宁州,逊使将军姚崇、爨琛距之,战于堂狼,大破骧等,崇追至泸水,透水死者千余人。崇以道远不敢渡水,逊以崇不穷追也,怒囚群帅,执崇,鞭之,怒甚,发上冲冠,冠为之裂,夜中卒。

  随后,五胡中氐族占据益州建立的成汉进攻宁州,又被王逊及麾下诸将。公元325年,王逊派姚崇、爨琛大破敌军,追到泸水,不敢渡江继续追击。回来之后,王逊听到很生气,把姚崇给揍了一顿,随后就气死了。

  说起来,王逊也实在是有性格。但他考虑到的应该是五胡乱华,江山板荡,如果不能打人,宁州早晚难以保住罢。

  离王逊气死,有八年时间,屡败屡战的成汉终于在公元333年攻下了宁州。刺史尹奉和建宁太守霍彪都不得不投降。

  霍彪此人的家世很有意思,是霍峻的孙子,霍弋的儿子。玩过《姜维传》的兄弟,不可能不知道霍弋。说起来霍彪是之后,为什么投降胡人呢?岂不是做了么?

  成汉李家在诸胡中是比较文明的,汉化程度比较高,能够重用蜀地士人,以成都一带天师道首领范长生为丞相,也许让霍彪找到了蜀汉的感觉吧。考虑到成汉没有太多,也不必。当然,霍彪战败之后投降,亦是不得已。

  (咸康)五年春正月辛丑,。三月乙丑,广州刺史邓岳伐蜀,建宁人孟彦执李寿将霍彪以降。

  公元339年,东晋另一个猛人邓岳伐蜀(我大晋武德充沛啊),云南地头蛇孟彦抓了霍彪投降。也不知道倒霉的霍彪此后会被怎么处置,总之此后再也没有关于他的记载。

  随后爨氏逐渐崛起,雄霸南中,这个过程非常漫长,直到南朝才得以彻底完成。之前提到的王逊麾下将领爨琛,就是爨氏的代表人物。而霍彪作为霍弋之子在南中世袭,如果霍氏不是因为孟彦反正事件而,也必然会成为南中大族之一。

  爨氏是从中原迁来的汉族,在东汉末年就已经成为了南中有的大姓。而以孟获著名的孟氏,同样很可能祖上是汉人。汉人移民带着先进的文化来到南中,往往被推为君长,这个进程从战国末期楚国的将领庄蹻入滇建立古滇国,就开始了。

  从考古发掘的南中大姓的墓葬“梁堆”来看,应是汉族文化,没有发现有少数民族的情况。所以诸多南中大姓应是汉族。南中大姓在云南的,与内地士族门阀的活动,本质上并无差异。

  则刘宋时情况不详,至少在东晋王朝时,对于云南的控制力确实要强于元朝。王逊【诛豪右不奉者数十家】,体现出中央对于南中的强大控制力。相比之下,元朝刘深在贵州征粮,实际上也是试图强化控制力的行动,结果被水东水西土司打得惨败,还落了个掳掠引发土司起义的不好名声。此后元虽然平定了水东水西之乱,两土司的却依然保持。贵州尚且如此(安田宋杨四大家族都是在明朝被讨平),则元王朝在云南薄弱的,无非是借助梁王和段氏笼络众多不安分的土司,维持一个脆弱的平衡而已。

  随着各方争夺宁州的战争,爨氏渐渐在南中独大,下去其他汉姓,独霸南中,具体时间不详。可惜的是,由于云南汉人少而异族多的局势,爨氏在内的汉姓也不可避免地蛮化,汉族和各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相互帮助、相互交流、相互通婚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民族间的界限逐渐,而产生了一种新的称呼——爨人。就是说,和当时北方黄河流域的民族大融合相对应的,在西南也出现了民族的大融合,不过西南的民族融合产生的则是爨人这一新的共同体。

  隋朝时史南征,对爨氏的造成了性的打击,此后爨氏四分五裂,然而云南已经对中央产生了很强的离心力。唐王朝对西南的经略犯了极大错误,扶持六诏之中的蒙舍诏,导致蒙氏统一六诏,攻灭爨氏,建立强大南诏王国。有汉人成分的爨人就此,取而代之的是乌蛮的南诏,云南也从此出去,将近七百年!

  元朝对于云南的控制,实际上和汉晋隋唐并没有什么本质差异。中央缺乏大规模移民的执行力,只能派出行政机构在云南维持均势。而派出的行政人员,渐渐会成为在云南新崛起的割据,并本土化(如蜀汉、西晋的霍氏就是如此,元朝的梁王也颇有此迹象)。南诏王国后,大长和由汉人郑氏建立,大理段氏祖先也极可能是迁往云南的北方汉人(白族学者竭力否认这一点,由于正确大家往往也并不反驳,其实这方面金庸反倒没有弄错)。然而因为郑氏、段氏都已经本土化,丝毫不愿回归中央王朝的。

  明王朝向云南的大规模移民,才最终改变了这一局面,汉人数量既大,就避免了单独的汉人家族在云南建立并逐渐蛮化的进程。在明朝的经略之下,云南一步步州县化,成为汉地十八省之一。其中有内地人口增加,能够向边境提供更多移民的因素,然而也决不可忽视明王朝相对元朝,有更大的决心,付出了更多、更好的努力。